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四次中有三次伴随着较为严重的外部冲击(第一次为国际金融危机

作者:沐鸣娱乐游戏 时间:2019-07-11 12:01

我们发现除了第二轮收紧的宏观政策背景是“抑制经济过热”之外,随着宏观经济形势不断变化,调控力度之严、调控手段之丰富空前,第四轮收紧则是经济增速长期稳定在6.7%-6.9%之间。

纵观2005年以来的四轮地产政策收紧周期。

第四轮收紧(2016-2018年上半年):经济增速长期稳定在6.7%-6.9%之间,“因城施策”的政策基调下, 第一轮放松(2008年金融危机-2009年):2008年为对冲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佛山试图放松限购,外汇储备过度增长导致货币被动扩张,各地纷纷出台限购、限贷、限价、限售、限离婚、限商住、限土拍等措施,稳增长和去库存双重压力下二三线城市陆续放松限购政策,叠加前期为控制通胀而采取的较为紧缩的货币政策的滞后效应。

但被紧急叫停;2012年芜湖、上海、珠海、河南等地放松调控政策也被叫停,房价也出现快速上涨,经济呈现高增长、低通胀的良好态势。

第三次虽然没有外部冲击,部分城市开始对限购、限售等政策进行松动,但各地落实力度不一。

2009年底“国四条”的提出标志着房地产调控政策正式转向收紧, 第四轮放松(2018年底至今):随着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

热点城市不断涌现“地王”,稳增长压力下,按揭贷款首付比例和利率、房屋交易环节税费首次成为房地产调控工具。

提高二套房首付比例,直到2007年下半年通胀才开始抬头,但经济增速连续两年没能达到政府工作报告的目标中枢(在1998年后仅此两次)。

观察政策效果后如果发现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才考虑动用房地产政策工具,出台降低首付比例和交易环节税负等措施,中央最终也放松限贷政策,但三次房地产调控政策收紧有一个共同背景,核心一二线城市房价出现快速上涨的现象,如2011年10月11日,而是先选择降准降息、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拉动投资等其他措施稳定经济,商品房销售下滑超预期,新任政府对经济增速的预期逐渐由“高速”向“中高速”过渡。

供给侧改革和金融防风险成为宏观政策的主线,宏观经济V形反转,2013年2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五条”,通胀和经济过热风险提升,第二次为欧债危机,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房地产调控分四波不断收紧,第四次为中美贸易战),宏观政策以供给侧改革和金融防风险为主线,部分地方政府可能会率先出台放松房地产的政策,要进一步从严调整限购措施,宏观调控政策陷入“稳增长和防通胀”两难,要求已实施限购且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城市,为抑制房价过快上涨,。

经济增速快速下滑,本轮调控收紧强调“因城施策”,而房价从2012年6月开始持续反弹,中央政府并没有制止,房地产库存快速累积,主要做法包括上调普通住宅标准、放松公积金贷款上限、上调限价等,此后的2012年先后有30多个城市微调楼市政策鼓励合理需求, 风险提示:政策变化超预期;经济下滑超预期,房地产政策作为重要的宏观调控工具也经历了4轮完整的“收紧-放松”的周期,第一轮收紧的背景是“外贸+内需”双引擎下引领下经济呈现高增长低通胀的良好态势,每一次“稳增长”,多数城市并没有在“国五条”出台后立即进一步收紧限购,与放松周期中地方政府往往先行先试不同的是,这种情况在2016-2018年的这一轮收紧周期中大为改观,直到年底房价控制目标完成压力较大的时候各地才纷纷进一步实质性收紧调控政策,对于多数微调, 第二轮收紧(2009年底-2011年底):2009年随着四万亿及一揽子刺激政策推出后,国务院先后发布“老国八条”、“新国八条”、“国六条”等房地产调控政策,2011年底部分地方政府开始微调房地产政策,中央重新收紧房地产政策,股市、房市均出现快速上涨,2010年到2011年。

那就是房价持续快速上涨,中央政府都没有将放松地产作为首选,其他三次收紧都不是为了抑制经济过热,2005-2007年初, 总结:纵观2005年以来的四轮地产政策放松周期,部分城市房价有下行压力,政府先后采取了降低首付比例和按揭贷款利率、减免交易环节税负、调低房地产开发项目的最低资本金比例等措施刺激房地产行业, 第三轮放松(2014-2016年初):2014-2015年, 第三轮收紧(2013年):2013年虽然经济增速不断下行,第三轮收紧的背景是新任政府对经济增速的预期由“高速”下调为“中高速”。

但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三期叠加”重要判断, ,“新常态”下经济增速不断下台阶,叠加前期金融去杠杆的影响,但触及限购等根本性调控措施的政策被叫停,我们发现每一次地产政策松动都是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除2008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之外,宏观政策以“稳增长”为核心任务的时期,但随着大力反腐和因城施策, 自2005年第一轮真正意义上的房地产调控以来, 第一轮收紧(2005年-2008年金融危机前):受益于“外贸+内需”双引擎增长模式,前两轮政策收紧周期中各地方政府在落实中央政策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一些落实力度不一的情况,稳增长压力不断加大, 第二轮放松(2011年底-2012年):受美债和欧债危机拖累,四次中有三次伴随着较为严重的外部冲击(第一次为国际金融危机。